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彩 >

娱乐观|中国嘻哈要么回到地下,要么就在地上嘻嘻哈哈

时间:2018-01-05 19:58:37来源: 作者: 点 击:

PG-one发了条微博,声称自己“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理解偏颇,在此郑重道歉。日渐成长以后深感自己应该提升社会责任感,价值观及公益心……以后会提升正能量核心思想,现已主动全网下架作品等待重新整理审核后上架。”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直接导火索应该是那首名为《圣诞夜》的歌,PG-one在歌词中写到了酒精、狂欢、姑娘,还有那句惹来巨大麻烦的“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

真正熟悉嘻哈的歌迷们都明白,这一切不过都是经典的“嘻哈意象”,几近陈词滥调,为了押韵,这帮嘻哈歌手也能无所不用其极,对姑娘物化的称呼也好,动不动就写一句白色粉末,写两句枪支弹药,不过为了显示自己的满不在乎的“帮派”范儿罢了,难道谁还真相信这帮几个月前连吃饱饭都还困难的穷小子出门还带着枪么?只是,一些不熟悉嘻哈文化的人们开始惊悚于这样的表达,上纲上线地认为他们侮辱妇女,教唆犯罪。

 

其实,自从嘻哈开始兴盛,这种争论就一直喋喋不休,在美国,众多家长也担心类似的歌词会教坏孩子,1960年代,甚至还有忧心忡忡的妈妈们组成“家长联盟”抵制摇滚乐的行动,但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不过是因为他们最终明白,这种音乐只是一种艺术类型,止于言论,类似发泄。更重要的是,音乐人的言论受到法律保护。你能做的只是要教会未成年人分辨是非,而不是让艺术家闭嘴。

在中国,嘻哈刚刚从地下意外突围,立刻遭遇了冲突。这冲突不只来自于那种有关于“教唆”的担心,还有中国特殊的文化环境、文化体制与嘻哈音乐之间的天然对抗。

很少有人能预判《中国有嘻哈》会走得那么远,推举出了具备商演价值的歌手,还将嘻哈音乐迅速地卷入了商业体系,在那档节目播出期间,几乎所有以年轻人为目标受众的广告——无论汽车,汽水,社交平台还是口香糖,都加紧制作了新的内容,变成了一个或者几个人挤眉弄眼地唱着“嘻哈”的押韵广告词。这种在真正乐迷看来的“尬唱”却意外真实地反映了现阶段中国普通受众对于嘻哈的认识水平。在很多人看来,这种音乐无非是一种强节奏型,扮酷说说数来宝,至于它背后的文化基因全然无所谓。怎么说呢?把五月天当摇滚乐的音乐受众基础,做出这样的判断也不太令人惊讶。

 

但是,嘻哈就是嘻哈,外人不懂,那些嘻哈歌手绝对门儿清,他们苦哈哈地唱了那么多年,自己绝对知道到底是被什么特质吸引。PG-one说自己对这种音乐核心价值理解偏颇,这是违心的,他没有理解偏颇。只是那核心理念与当下的文化政策无法调和罢了。嘻哈这种伴生于帮派文化的音乐,注定就是反叛主流的,嘲讽政治正确的,发泄的,偏激的,个体化倾吐的,追逐名望,拜金的,肉欲的。你怎么能指望这种艺术形式被用来歌颂一夫一妻和安贫乐道?

有些艺术形式是纯粹载体,形式与内容没有必然联系,比如流行歌曲,它可以承载愤怒,也可以负责抒情,可以自我感伤,也可以进行歌颂,但是有些艺术天生、天然属于“程式化艺术”,这类艺术的形式与内容不可剥离。嘻哈就属于这一类。其实,不只嘻哈,中国的京剧,评剧这类传统戏曲,也同样如是,它们有着固定的唱腔,做派,身段,只能负责才子佳人,王臣将相,你觉得那些唱念做打、咿咿呀呀都很美妙,但非觉得它们传递了腐朽老旧的价值观,于是想要保留形式,而篡改内容和精神,就会酿成笑话。

 

郭德纲曾在一段相声里讽刺过这样的状况,用评戏唱腔唱《列宁在1918》。观众笑成一团的原因就是因为明白,它被人为篡改了内核,看起来歌颂革命,但实际上弄得不伦不类。

而国外也同样有过类似的古怪尝试,比如有一种来自北欧的音乐形式叫黑金属,是一种带有明显的反神明色彩的重金属音乐,传统势力发现之后大惊失色,但是又没办法像有些地方那样禁止这种音乐,他们就觉得既然青少年都喜欢这样血脉贲张的音乐形式,那干脆就化为己用,于是就发明了一种“白金属”,用炸裂的音符歌颂神明,那场面异常诡异,一群人挤挤挨挨地pogo,用暴躁的低吼唱起赞美诗。

中国嘻哈目前就面临类似的尴尬局面。他们如果想一直在地上生存,进行商业演出,唯一可行的或许就是只能留存嘻哈形式,废弃嘻哈内容,阉割嘻哈精神。真的把嘻哈变成数来宝。穿着肥大的白T恤,戴着有飘带的帽子,在脖子上挂满金链子,然后只能歌颂友谊、爱情和世界和平。

 

中国的流行音乐的拓展实在过于艰辛,从唱法到歌词,从个人经历到外在形象,所有这一切一切都被审慎对待,严格管理。当年,李谷一唱了一首《乡恋》,被人批评“格调很低,颓废的靡靡之音”,1990年代,摇滚乐队出现的时候,男乐手留长发也被斥责为异端,直到现在,满街花臂的时代,歌手艺人上综艺节目,所有文身都还被涂抹或者遮挡。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嘻哈又如何能建立自身的合法性?

摇滚乐也好,嘻哈也罢,都是标准的态度型艺术,也就是说,在这些艺术家心里,动听与艺术本体、技术制作只是一部分诉求,更多的还是要以艺术进行表态。但表态是被控的。消费主义和肉身享乐是现实,但言说消费主义和肉身享乐是不能大张旗鼓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嘻哈里的那些横冲直撞的态度又怎么可能被允许?

中国的嘻哈歌手在地下憋闷得久了,意外撞破地表,误以为自己来到的是纽约街头,可以和三线影视演员传传绯闻,还真以为就可以恣意唱着“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了。这次的冲突是开端,之后,会发生接连不断的类似冲突,再然后,或许就再也不会发生冲突,因为你要么重回地下去嘻哈,要么留在地上嘻嘻哈哈。

 

------分隔线----------------------------